维加斯网址

食剩记
来源: 2020-09-04 08:52 我要评论 井冈山报社融媒体
“奶嗒个煎篮盘挎的,又偷偷倒掉咯饭,这啷浪费咯粮食,想托打是吧。”母亲向来对糟蹋粮食的行为深恶痛绝,一经发现是自家孩子所为,就会喋喋不休开骂,挥舞起手......

刘小华

“奶嗒个煎篮盘挎的,又偷偷倒掉咯饭,这啷浪费咯粮食,想托打是吧。”母亲向来对糟蹋粮食的行为深恶痛绝,一经发现是自家孩子所为,就会喋喋不休开骂,挥舞起手臂,做出要动手教训的凶神样子,吓得我们如惊弓之鸟赶紧躲闪。

儿时,母亲见谁的大碗里没盛多少米饭,就会自做主张拿勺子盖一大勺米饭在他(她)碗里,不管不顾我们的哀嚎声。有时候为了消化碗里吃不完的米饭,我们就会夹些菜在碗面上,佯装端出大门去吃。那时,家住林场,大家都不会讲究什么饮食形象,多数人为图凉快,夹些菜端到屋外吃也是常事。出了门后,背着母亲的视线,我们会赶紧拨开菜,将碗底的米饭扒拉出来,偷偷倒在房子右侧一条没有积水的隐蔽沟里,引得一群鸡鸭乐颠颠地飞扑过来抢食,不消一两分钟,“罪证”就被清理得了无痕迹。当时,我们窃喜于这种小“聪明”,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种行为的可恨之处。

俗话说得好,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一次,我倒掉的米饭不知何故没能引来鸡鸭啄食。母亲出门寻找走散的鸭子时,无意间瞥见沟里倒掉的米饭,很是心痛,寒光利匕地冲进屋里,摆开一副猛虎下山的模样。看到母亲发飙,我腿肚都吓得发软,哪敢接招,做好了随时逃奔的准备。母亲因无法确定是谁倒掉的米饭,只好辟头盖脸对着我们一阵机关枪似的咆哮。母亲年轻时性子火爆,发起怒来,声音似滚滚天雷,我们都很惧怕她。

当然,母亲也有和风细雨时,当我们满腹委屈时,会像只小绵羊似的抚慰我们。我们说母亲身上夹杂着老虎与绵羊的性格,这种性格在我身上得到了“完美”遗传,女儿就曾在她作文本里,如此形象地描述于我。

待母亲怒气平熄后,我们就会央求母亲不要强行给我们加饭。我们说年代不同了,我们这代人的食量跟他们那代人的食量完全不一样,不要总担心我们会吃不饱饭。“你看,我这一身肉,都是营养过剩的表现,哪会营养不良嘛。”说得次数多了,母亲渐渐地认了这个理,不再强行给我们加饭,但每次看到我们碗里米饭装得少,还是忍不住要唠叨几句。

母亲出生于解放前两年,十几岁正长身体时历经过三年大旱闹饥荒。母亲时常会复述起他们那时为了填饥吃糠饼的历史。糠饼是一种用谷壳磨成细粉后做成的圆饼,无味、干涩,极难下咽,但母亲那代人却把糠饼视为那时活命的口粮。母亲还会复述外婆年轻时历经过的更苦难的岁月,说经常打仗,颠沛流离,没东西可吃时,连树皮、草根也挖来啃。

许是极度贫困的生活烙印深深刻在母亲七十多年的沧桑岁月里,不管后来日子如何好转,哪怕是搬到县城居住后,母亲依然保持着那个年代的勤俭模式。比如家里明明安装了自来水,但母亲情愿每天用摇井取水,自来水管就像菩萨一样供在一侧“睡大觉”;家里明明安装了热水器,母亲却依然选择烧水洗澡。我当面絮叨过母亲无数次,说她不会享受,几分钟可以搞定的事情,却非得花上几十分钟。

用电方面,母亲拮据起来,更让人哭笑不得。为了省电,母亲家里除了大厅和几个主卧室安装了明亮些的节能灯,其他地方的灯泡都像萤火虫一样幽暗。晚上,我们上二楼时,会把楼梯口幽暗的电灯打开,方便上下楼梯,且考虑到如此幽暗的电灯也费不了两分钱,到了二楼,也就不会关闭楼梯口的灯光。但母亲就为了省下这不到两分钱的电费,常常像螳螂捕蝉一样跟在身后,待我们身影一闪进二楼大厅,就及时在楼下掐灭楼梯灯火。我们忙完事,关闭二楼电灯,准备下楼梯时,才发现楼梯里已是漆黑一片。因为楼梯灯火开关安装在一楼处,所以,我们下楼时不得不摸着墙沿,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踩着台阶下,生怕一脚踏空,摔了个“猪啃泥”。我们埋怨母亲这种过度省电方式徒添了几多麻烦,母亲却责备我们不懂勤俭持家,说一度电也是电,积少成多就是一笔大数。

母亲家最耗电的产品当属电冰箱了。母亲常说,每个月里的多数电费都是拜电冰箱所赐。因为电冰箱不能像其他电器一样可以随时关闭,且对母亲大有用处,故,母亲不得不忍受它细水长流般的“刀割”感觉。

母亲在生活上虽节俭过度,但在吃方面异常“豪气”。我时常打趣母亲,说其他方面咱家都还处在原始阶段,但在吃方面却老早步入小康生活。母亲也不反驳,她说其他方面能省就要省,吃进肚里的东西都是能长骨肉的,又不是浪费。母亲大概是在那个年代饿怕了,把吃看得比天重。

因先生在外工作,我和二姐出嫁后,时常会在母亲家搭膳。母亲也乐于我们在她那吃饭,除了我们回去时可以唠嗑上几句家常,更因为她的全部快乐和幸福都在于看着自己儿女吃得欢心。

哥一家,姐一人,我和女儿,加上母亲自己,那段时间,母亲家里时常维持了八九人吃饭。人多了,饭菜就难以计量准确。母亲为了让我们欢欣鼓舞地敞开肚皮吃,每餐都要炒一桌子的荤素菜。因为炒菜多,每餐下来,总有几盘菜是吃不完的,母亲自然舍不得倒掉,所以就会端进冰箱里保鲜保味。到了下一餐,这些菜加热一番,再添几个新菜,就又凑成了一大桌荤素菜了。

母亲知道我们挑食,都不爱吃剩菜,所以常将剩菜端到自己跟前,而将新菜摆在我们面前。母亲给自己夹菜时,多是夹我们不会动筷子的剩菜,鲜有夹新菜。我们心疼母亲,又实在不愿吃剩菜,就天天和尚念经一样,念叨不要炒太多菜,够吃便行,并叫她少吃些剩菜,有的剩菜吃不完就倒掉,先把炒的新菜吃完,要不然,新菜又变成了剩菜,这样餐餐都有剩菜吃了。但母亲永远听不进我们的意见,她总说蔬菜都是自己种的,花不了钱,就是花点买鱼肉的钱,并指着黑糊糊的剩菜,道,这菜只是色泽不好看而已,哪里就不能吃了呀,我是放在冰箱里又没坏掉。

为了让最后的残羹剩饭有个好去处,母亲还在屋后的夹缝巷道里圈养了十几只鸡鸭。被翻炒了无数遍的残羹剩饭混和着切碎的老青菜叶一起搅拌,就成了这群鸡鸭的美味佳肴。

自从有了家禽作为残羹剩渣的“坚强后盾”,母亲炒起菜来底气十足,她说没人吃的剩菜剩饭还有鸡鸭吃,不浪费。我们笑道,鸡鸭生活水平也是大大提高了哈,享受的都是人的待遇。母亲才不理会我们话里的谐趣之意,她看中的是每天还可以捡到几个安全又营养的土鸡蛋……

维加斯网址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维加斯网址晚报”、“维加斯网址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维加斯网址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维加斯网址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