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加斯网址

酱油
来源: 2020-09-04 08:54 我要评论 井冈山报社融媒体
记忆中,我的皮肤一直就那么黝黑。即便那些年长期坐办公室,也从来没白皙过。

徐明

记忆中,我的皮肤一直就那么黝黑。即便那些年长期坐办公室,也从来没白皙过。

过去我抽烟很厉害,一度怀疑自己是被烟薰黑的,后来把烟给戒了,也没有多大改观。我越发认定,我的黝黑,可能与年少时吃多了酱油有关。

十二岁开始,我在离家四十里外的泰和上圯中学读初中。当年修老营盘水库,把道路淹没了,我们同乡不同年级的六七个同学,每星期都要翻山越岭去学校,每次要走上四小时山路。

同伴中我年龄偏小。高年级同学比我们走得快,有时我走着走着就掉队了。有一次我没跟上,临近傍晚,水库周边荒无人烟,路上一片寂静,草丛里突然窜出一只野物,我惊叫着一路狂奔,从此再也不敢脱离同伴了。

结伴而行,少年的我对同伴有一种本能的依靠和信赖。

周末结伴回家,除了上山砍柴,更重要的是回家备足下一周的米菜。学校食堂只负责蒸饭,不提供菜品。每次回家,妈妈将平时不舍得吃的腊肉腊鸭用玻璃瓶装好,上面塞满煮熟后炒干了水份的萝卜干、菜头干、笋干。夏天炒好的菜容易发霉,只能带些油炸的米粉辣椒或煎炒的豆类。外婆所在的马市镇是经济作物区,妈妈将外婆平时捎来的花生大豆积攒起来,油炸或炒好让我带到学校当拌饭菜。

星期天返校途中,同伴们在树荫下歇脚,互相翻看各自从家里带来的干菜。山区少有花生大豆,油炸后的香脆自然令人垂涎欲滴。一行人左磨右缠,硬是手捧山泉,将我那两罐拌饭菜吃得一粒不剩。

周一开始,我只好到校外买酱油来拌饭。当年的酱油是乡供销社自酿的,一毛钱一斤,装在一只大缸里,上面结着一层白沫,用计量的竹筒拂去白沫,才露出黑黑的酱油。

酱油拌饭偶尔吃一餐还挺香,吃一周下来,嘴里满是苦涩味道,甚至还能闻到隐隐的臭味。以至于多年以后,我闻到酱油味道便本能地反胃,家里做菜也极少放酱油。

初中这两年周末,多数时候人还没到学校,带的菜就在路上和同学分享完了。偶尔从同伴那里夹点菜,也极其有限,因为各自带的菜都不够一周所需,大多数日子只能靠酱油拌饭。

直到转入沙村中学读高中,才吃上学校食堂提供的新鲜蔬菜。

黝黑成了我的标签,自己从未在意。有一次皮肤受伤,医生反复叮嘱,千万不要吃酱油,否则痊愈后疤痕会变黑。由此想起当年长身体的时候,吃这么多没有质检的散装酱油,皮肤和身体岂有滋润之理。

年少记忆刻入心底。后来有幸在乡镇和县区任职,我与班子成员达成共识:即便砸锅卖铁,也不能让下一代重复我们的过去。2008年,我任青原区委书记不久,便率先开启学校食堂、澡堂“两堂”建设,仅用一年多时间,全区城乡中小学校都建起了每餐有荤素搭配的学生食堂和有热水的澡堂。到吉州区工作后,继续倡导“两堂”建设,同步推进学生运动场、文艺活动场的“两场”建设,及校园绿化、美化“两化”建设……

酱油,黝黑了我的少年。所幸的是酱油拌饭的故事没有往下延续,唯愿祖国后代凝脂点漆,气宇轩昂。

维加斯网址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维加斯网址晚报”、“维加斯网址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维加斯网址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维加斯网址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email protected]